首页 > 时尚
内容页贴内广告位一-852PX*90PX

【专访】豆瓣8.8分的港剧《叹息桥》想讲的不止于爱情

2020-04-28 13:50:19 时尚 views

安徽在线讯 2016年,作为香港ViuTV的开台剧,《玛嘉烈与大卫:绿豆》(以下简称《绿豆》)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四年之后,同一个团队操刀的《叹息桥》于优酷首播。这部剧延续了前作中大胆的构图和对爱情中人性的探讨,不过,这一次,他们想把触角深得更远,除了讲爱情中的琐碎细节,他们也想揭开种种表象之下人物性格的成因。

这部非典型港剧更鲜明的特色还体现在叙事方式上。故事的主角是六个陷入感情纠葛的男女,每一集都会从其中一人的视角出发,开头部分还会用十几分钟交代人物过去的故事。于是,我们发现,从不同人物视角出发呈现的故事存在细节上的诸多差异,这部情感剧也因此蒙上了一点悬疑的色彩。

ViuTV刚开台时,董事兼总经理鲁庭晖把小说《绿豆》交到制作部副总裁金广诚手中。看过后,他们都很喜欢故事内容,特意找上《绿豆》的原作者南方舞厅合作。她开始策划及监制《绿豆》电视剧,更向ViuTV引荐肥波及25担任导演几分钟的《玛嘉烈与大卫》先导片,反响不错,于是ViuTV 就把《玛嘉烈与大卫:绿豆》外派给他们负责拍摄,而黄琦琳就负责这部剧的编剧工作。同一个团队三年后又操刀了《叹息桥》。

最近,界面文娱和编剧黄琦琳、导演肥波、25聊了聊关于这部剧的创作思路、视听风格、以及拍摄、选角过程中的思考。以下是对话内容,界面文娱略作编辑。

界面文娱对话《叹息桥》编剧黄琦琳、导演肥波、25

界面文娱:能讲一下这个剧本诞生的经过吗?

黄琦琳:两位导演和美术指导想开发一些新的题材,我们就想到,《绿豆》其中一集的主题是“罗生门”,其实我们在平时生活当中有些时候也会注意到,听两个朋友说同一件事或者对同一个人的描述可能是不一样的,我们觉得这个现象挺有趣,所以就从这个方向去想。

我跟25导演又聊到了叹息桥这个地点,我听说叹息桥其实有一个比较悲惨的典故,讲的是那些要判死刑的人走到那个桥的时候会叹息,但是导演他说他听的那个故事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我们两个人从这一点开始觉得,其实这个地方跟我们要探索的形式也挺配的,于是我们就从这个方向出发想了一个关于叹息桥的罗生门式的故事。

界面文娱:整个剧本写作过程大概是有多长时间?中间有哪些大的调整?

黄琦琳:我们这个剧本的想法其实是2017年年尾开始的,其实中间关于它的篇幅,它的集数都有改变过。一开始我跟导演想拍一个比较短一点的剧,可能五集左右,后来经过很多沟通,配合平台和中间我们创作上的扩展,最后定下来是十五集。2018年12月的时候,我们完成了全部的剧本。

界面文娱:剧本创作过程中有什么比较困难的部分吗?

黄琦琳:因为这一次不是很线性的写法,所以有时候如果在细节上面有一些改动也会牵扯到后面的部分,所以我必须跟导演配合,制作阶段和演员配合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微调,这个是比较复杂的部分。

界面文娱:导演在后期的拍摄过程中对剧本有进行再创作吗?

25:每一个演员在表演的时候都是代入了那个人物,所以他们会发现一些很细微的东西,他们可能想改动,所以到我们拍摄的时候也会微调剧本,这也是有好处的。因为我们这一次是根据每一个角色去拍的,所以每一集一些小细节都是不一样的,也可以说这是轻松了。不用很统一,但也是很复杂,因为也会牵扯到刚才说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黄琦琳:其实导演在后期的时候也有再创作。比如第五集很多人都说很吓人,他拍的时候其实是有想好要用闪屏的效果呈现,但是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其实没有指明要闪屏处理,其实就是一场戏。他们是分别拍了两场戏,然后把其中一场剪碎了插进去,所以在剪辑上面也是有再创作的成分。

界面文娱:之前两位导演没拍过电视剧,进入到这个行业会需要有一个转型的过程吗?

25:以前拍广告的时候是三十秒至一分钟的长度,电视剧有可能是六十分钟或者更长的篇幅,所以用多少时间去处理那个故事,在这一点的判断上其实有难度。另外,因为广告是要售卖商品的,会跟客户有很多沟通,所以在前期的时候会花很多时间去谈广告要怎么拍,相对来说,拍电视剧的自由度高很多,题材也可以扩充很多,总之来说是更自由一些的创作。

因为广告时间比较短,每一秒每一个画面都要很精准,所以在构图方面是比较讲究的,如果把这个构图方面的东西放在电视剧,可能就会像我们现在一样,有一些特别的感觉吧。

界面文娱:你们会比较在意建立个人风格这件事情吗?

肥波:我们不想重复自己,所以也不想有固定的风格,每一次新的项目也想有新的尝试。

界面文娱:在作品的风格上,播出之后有很多人说导演的风格像其他的一些导演,像王家卫,韦斯·安德森,这些导演对两位导演产生过影响吗?

肥波:其实我们不是刻意地去模仿王家卫,但是因为我们看王家卫的东西看得太多了,从王家卫的电影,比如说《旺角卡门》《阿飞正传》之类的,之后到我有机会去拍的时候,可能这些风格都已经进到我脑袋里面了,所以我在拍的时候,可能是在拍自己的风格,但是有一些有学习过王家卫导演的东西会慢慢在画面里呈现出来。如果有一些观众看到觉得像的话,其实也不是我刻意去模仿,只是因为以前看得太多了。

25:一般创作人都是不停地去看别人的东西来吸收养分,然后那些养分会变成自己的风格,我很尊敬王家卫跟韦斯·安德森的那些影片,也有看过很多他们的作品,但是我不觉得自己的风格和那个风格很相近。我们跟韦斯·安德森的距离还是很大的,比如说韦斯·安德森的那些影片里的美术、置景,都是需要很多时间和机缘才能完成的。我觉得我自己的风格是我喜欢旧的东西,很老的东西。

黄琦琳:所以剧里能看出很多不同的符号,有些观众能看到。

图片来源:《叹息桥》截图

界面文娱:像凤梨罐头的那段算是致敬吗?

黄琦琳:剧本里有写,其实在《绿豆》里面也有凤梨罐头,这其实是我本人很喜欢吃凤梨罐头,也很喜欢看王家卫的《重庆森林》,也没有想说致敬,就觉得放在那边刚刚好。

界面文娱:看到25导演说,特别喜欢村上春树,能说一下哪一部作品最喜欢吗?

25:我最喜欢的村上春树的作品是《且听风吟》,在不同的时间都会拿出来看。当我想东西陷入困局的时候,我也会拿出来看。不一定是按照顺序去看,可能是随便翻一页就开始看。村上春树书写的方式对我也有一些影响,比如比较重视时间的概念,主线可能是很跳跃的,也没有很明显的主题,反而是用一些很小的细节去拼凑一个比较大的画面。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是符号,在他的书里面其实有很多符号是重复的。你会看到他不是很刻意去说那些符号代表什么,但是如果你看得够多,你就知道这些符号拼凑起来其实还是有想要表达的东西的,可以拼出来一个新的故事。

界面文娱:《绿豆》和《叹息桥》都是关注现代爱情当中的人性主题,为什么你们对这个主题这么感兴趣呢?

黄琦琳:《绿豆》的原创小说就是关于男女爱情,所以我们做的时候虽然加了很多人性跟复杂性在里面,但其实那个题材还是爱情,所以我们第二次在合作《叹息桥》时就想超出爱情的范畴,比如说探讨一下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性格的影响,里面有伦理,也有一些心理学的概念,其实是比《绿豆》更复杂更多样。在爱情方面,我自己本人写剧本的时候也挺喜欢写爱情,因为可能对这方面的东西更有感觉吧,所以就算《叹息桥》我们想讲的是人性或者更宏观的命题,里面会也包含着爱情。

界面文娱:在这个故事里面,你们觉得最难呈现的人物是哪一个?

黄琦琳:我觉得Catherine(伍咏薇饰)是比较难处理的。Catherine以前是一个事业型的女生,但她也有家庭,有老公,要处理家里的很多事情,后半段我们给她加上了情绪问题,带出她可能有一些精神疾病。她跟儿子跟老公的关系其实是很难用很短的篇幅去说清楚的,三集的篇幅比较难表现这么复杂的背景。因为这个故事人物比较多,复杂性也很强,所以就比较难。

25:我觉得阿Ken(陈奂仁饰)是比较难演的一个角色。因为他在前面的那条线里背负了很多家庭带来的压力,然后现代的那一条线里,他自己跟他在Joyce眼中也是很不一样,他在Catherine眼中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人物比较立体多面,可以说是最丰富的角色。

界面文娱:在这个故事里面,为什么会设定Kevin(岑珈其饰)这样一个比较有上帝视角的角色呢?

25:其实Kevin代表了香港的年轻人,他那个角色的设计也是按照香港年轻人的状态去写的。一些香港年轻人觉得看不到将来,对前途比较迷茫,但是他反而会很珍惜每一天,看东西也看得比较通透。

界面文娱:在演员的选择上,因为这个戏里面都有两个版本的人物,一个是更年轻的,一个是中年版,那么你们在选择演员方面都有哪一些特别的考虑?

25:我选年轻版演员的时候,其实是根据演技去选的。我觉得相似度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年轻时代的故事就每一集的第一节放一些,我们觉得如果把它当成另外一个短片去拍摄也完全没有问题。如果是两部分完全割裂也不会影响观众接收到我们要表达的讯息。所以也没有很刻意地说,一定要用中年的演员去演年轻部分,也没有说一定要找很相似的演员。

界面文娱:找演员的过程会比较困难吗?

25:因为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会有心目中想找的演员的形象,所以会在剧本写完之后去找他们,有一些基本都是定了演员才写的剧本,所以就没有找不到的情况。但是困难的部分是,因为涉及到的人物比较多,有一些我们想用的演员或者是大家比较熟识的演员可能他们已经签了其他电视台,选择就会比较小,但是也很幸运,我们有很多年轻的演员,他们的演技也很在线,监制林保怡先生也在行业内建立了很多联系,会找一些他的朋友去帮忙。

界面文娱:因为这次的叙事形式比较特别,想了解一下在拍摄的过程中是按照怎样的顺序去拍的呢?

黄琦琳:其实主要是看制作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合适的场景,怎么方便就怎么拍,还要去迁就演员的档期。那个故事的顺序本来就不是线性的,拍摄的顺序也不是跟着故事去拍的,所以操作上面是挺复杂。

界面文娱:比如说中年版和青年版是分开拍的吗?

黄琦琳:如果在同一个场景有可能是一起拍。

界面文娱:那算是增加了导演拍摄的难度是吗?

25:其实也不一定,因为有时候可能效果会比较好,比如说在同一个场地,两代演员都在同一个地方,可以互相观察一下对方表演的方法,那就可以互相学习一下,更有利于大家配合。

界面文娱:可以说这个剧的核心是放在这几个人物的塑造上吗?

黄琦琳:对,每一个人物也都摆出了他们的命题,你看每一集我们都设置了题目要探讨。

界面文娱:在人物的典型性上,你们是怎么去确定的呢?

黄琦琳:其实我们觉得我们设定的人物一部分有典型性,另外在典型之中也有特殊的地方。比如说妈妈过度控制会引起孩子性格上的问题,这个看上去好像很典型,但是他的一些行为细节,比如他跟女朋友相处的一些小细节,其实是在那些典型当中也加入了一些新的或者是比较生活化的体验。

图片来源:《叹息桥》截图

界面文娱:你们会去做一些调研之类的工作吗?

黄琦琳:剧本方面的调研主要分两部分,一方面就是去问一些身边的朋友,有没有关于原生家庭对他们性格或者是爱情方面的影响,这方面我们有收集一些朋友的故事。第二方面就是去看一些心理学的书或者是网上的资料,了解一些性格的成因。

25:其实这个剧里面我们三个主创都出卖了很多朋友,很多朋友或者是制作团队成员的故事都放了进去。有一些观众觉得这个事情太夸张了,太特别了,其实那些都是可能在身边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肥波:举一个例子,阿Ken跟他妈妈的那一段故事里,有一段是阿Ken在家里把玩具踩烂,其实就是在拍摄团队里面的一个成员自己经历的故事,在跟他谈过之后,我们就把这一段放了进去。

黄琦琳:我再补充一下,Sammy(周家怡)跟Thomas(林保怡饰)同居那段是25导演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笑)

界面文娱:我看完之后觉得这个故事充满了悲剧色彩,不知道你们除了想要阐述不同的性格是怎么形成、怎么去影响人,会不会有想法会提供一些解决方案之类的,还是说这种现象它就是无解的呢?

25:其实我不觉得很悲观,因为我们在拍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是希望观众能看到,然后可以跟自己对比一下,他们可能会发现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惨。观众如果看到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看起来跟剧里面的经历差不多,就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孤单的,我们觉得这样的话可以给观众提供一个出路。

界面文娱:你们怎么看现在香港电视剧创新的方向?你们觉得港剧的未来的在哪里?

25:我觉得其实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新人出来,所以以前跟现在或者是未来也没有太多的关系,创作最主要的是去找新的题材、新的事物,我们也希望我们这几个人的团队可以不停地发掘一些新的题材。

肥波:其实除了创作人去发掘新的题材,我们也希望互联网视频平台和香港的电视台可以再开放一些,多接触一些新的导演或者新的题材。这次我们就很感谢ViuTV跟优酷对这种创新题材的接受,希望这次之后,平台也可以再开放一些多元化的题材,给有潜力的导演多一些机会。

界面文娱:因为这次《叹息桥》是在内地首播,你们有没有想过根据内地用户的喜好去做一些研究或者观察,还是说你们想拍自己心目中的属于香港的故事?

25:其实在创作这个剧的时候,我们没有限定在特定的地区或者是不同的阶层。香港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我想写一些给全世界看的东西。我想要把香港这么小的地方的故事呈现给全世界看,但是我会把重点都放在人性上面,因为我们觉得有关人性的故事是全球都能看懂的。

黄琦琳:关于内地观众的反馈,其实在《绿豆》时代跟现在我们都会看一些论坛上的评论,其实只是好奇别人是怎么看我们的作品,然后也会挺佩服很多观众他们看得很细心,看得到很多的细节,但是你说会不会因为他们的想法去改变我们创作的动机或者是故事,我觉得不会。

标签: 叹息桥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ianhuiol.com/shishang/939.html

内容页贴内广告位二-852PX*9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