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内容页贴内广告位一-852PX*90PX

2019,中国手机惊变150天

2019-10-25 14:00:29 科技 views
“2019年手机发货已经超过两亿台!”华为手机总裁何刚在10月22日发出一条充满感叹号的朋友圈。2亿台是个标志性数字,约等于其去年全球的出货量。

在它最危难的5月,华为遭遇了巨大危机:被美国列入贸易管制实体清单,谷歌因此对华为暂停安卓等技术支持,其中包括谷歌地图、YouTube、Gmail等海外用户重度依赖的应用。任正非把华为手机业务比喻为一架飞机,被“击中了油箱”。

这是前所未见的危机。作为一家全球化公司,以2018年为例,华为手机出货量近一半在海外市场。其中欧洲又是华为粮仓,不仅在海外出货量中占四成,而且真正打出了高端形象:去年Mate20Pro的售价突破了1000欧元,和苹果、三星并驾齐驱。

2019随之成为中国手机业惊险、格局剧变的年份。

西方不亮东方必须亮。一位渠道商告诉36氪的结论是,“整个中华区就是(华为的)生命线。”

这加剧了今年中国手机业的艰难境况。以华为Mate30为例,余承东定下的销售目标是2000万台,对应800亿以上货值,这基本要靠中国国内市场来消化。

由此,原本已经萎缩中的中国手机市场,在2019年更是竞争压力备增。中国手机业原本可能要三五年慢慢进行的洗牌,被急剧浓缩到一年中:OPPO、vivo、小米等公司,近半年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大跌两成上下。

“今年中国手机市场直接从hard模式,进入hell(地狱)模式。”一位手机业人士对36氪总结。

冬春之交:风向转变

2018年12月,华为CFO、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在万里之外的一座西南小城,这件事波及到了一位小老板的生意。

春节前,这里一家华为销售商下错了订单,多订了400台荣耀手机,荣耀的销售人员不想退单,老板只好作为库存囤起来,焦头烂额,以为砸在手里了。想不到春节一到,人们涌到店里,华为很快售罄。作为华为的“嫡子”,荣耀手机也被一抢而光。

除了苹果以外,人们已经很久没有表现出对一个品牌的如此狂热。“(以前)客户买什么是会被卖场员工左右,现在很难,进来就说要买华为。”一家线下连锁高管告诉36氪。这种指名购买,业内称之为“点杀”。

很多零售店老板发现,春节后,这样的“点杀”很快汇聚成势,开始搅动既有的手机渠道格局。

春节原本是OPPO和vivo的主场。一名OPPO渠道商对36氪介绍,一般从上年末开始,OV各大线下门店就会大张旗鼓开始预热,店面物料、户外物料都会陆续准备就绪,线下分销商们也会提前备好货。春节大促的时候,OV的旗舰机几乎独享被“点杀”的待遇。

这正是OV多年延续的爆品路线,上半年和下半年各发一款手机,打春节、暑假两个时段的促销。用一位中型零售商的说法,过去,OV的主力机型一推出,“就会感觉(整个市场)是他们的节奏。其他所有品牌都被压着打。”

今年情况却不太对劲。

OV“广告+推销”的线下套路似乎突然失灵。“品牌高空宣传,下面搭配销售团队拉动,让你原本想买A的产品买成B的产品,现在消费者不接受了。”上述零售商对36氪表示,现在是消费者觉得该买华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变。”

渠道商嗅到了风向的转变,叛逃迅速蔓延。

春节刚过,一家大型渠道商就迅速把分部的负责人聚齐开车轮会,连PPT都免了,一家家分店的财务和负责人上台,言简意赅地只说“店”和“人”这两件性命攸关的事:现在手里多少店?盈利情况怎么样?哪些可以改华为?什么时候改?改起来有什么困难?

对于有渠道经验和资源的零售商来说,换产品、重新装修门头店铺不过是十多天,仿佛一夜之间,这个小城的华为店就遍地开花。

“在线下零售店,往年前3个月利润占比基本都要占到整年的50%,今年一看,Q1只挣了全年的20%到30%,”一位业内人士向36氪介绍,如果剩下三个季度延续这个态势,就意味着利润砍半,渠道商自然慌得很了。

对经销商来说,一睁眼就是成本。一般来说,三四线城市的普通商圈,100平米手机专卖店的前期装修和备货成本通常是25万,每个月租金约为2万。而一线城市成本还要翻倍。

标签: 国产手机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ianhuiol.com/keji/394.html

内容页贴内广告位二-852PX*9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