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去印度放贷的中国人,规模最大的是雷军?

2019-12-16 17:27:29 金融 views
在放贷这件事上,中国人可说颇具航海家精神。

国内现金贷大军在被监管“逼”得仓皇出逃后,又经历了东南亚市场的动荡。如今,人们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印度,这个互联网人口数量仅次于中国的国家。

精明的放贷老板们盘算着,拥有13亿多人口的印度,互联网、智能手机在高速普及,法律给了高利率生存的空间,而且市场上的现金贷玩家并不多,此时进入,有望重现2017年现金贷在中国的黄金时代。而他们,则可以再次轻松躺着就能等金钱滚滚而至。

有趣的是,小米、阿里、玖富等大公司是这么想的。拿着上千万人民币,只有四五个人的小团队,也是这么想的。他们都在今年涌向印度,就像17世纪英国商人那样,这个东方古国遍地黄金。

现金贷逃离中国

算起来,刘少聪在现金贷行业摸爬滚打已经快四年了。合肥ktv会所从最开始作为一家现金贷公司的商务总监,他负责找流量、找数据,到如今和几位朋友合伙跑去印度考察放贷,刘少聪完整经历了这个行业的疯狂和出逃。

尤其是2019年。

在2017年12月监管严整国内现金贷后,行业一夜之间陷入谷底。过了不久,刘少聪也从供职的公司辞职。2018年10月,他发现沉寂了大半年的各种现金贷微信群,又开始活跃起来。买卖系统、流量、数据的甲方乙方又在群里发起了需求和广告。

而这次的复苏比以往更凶猛。潜藏地下的各家放贷公司,在明知违法的情况下反倒变本加厉,将现金贷升级成了超利贷,综合年化利率甚至超过1000%,远超监管整治前的利率水平。

在如此暴利的吸引下,刘少聪和朋友们也开始筹备一款超利贷产品,准备2019年春节后上线。

春节后一个多月,是央视315晚会。“714高炮”和以融360为代表的贷款超市,成为晚会最后一个重磅调查,其中一位女士最初只贷款7000元,短短三个月就变成了50多万的负债。晚会之后,媒体报道有地方公安已经在线下抓获了一批违法放贷团伙。业内人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地下超利贷刚冒出头,又被打压下去。当晚一直盯在电视前的刘少聪,也知道他们已经计划好的产品上线工作要停下来了。

刘少聪并没有绝望。根据过去几年的经验,他认为市场的需求仍然存在,等一两个月监管的风头过去后,各种借贷产品仍然会像雨后春笋般不停地冒出来。

但刘少聪判断错了。他没有等来复苏,身边却有不少合作过的人因为催收、数据等问题被公安逮捕。今年9月,大数据公司魔蝎、新颜、聚信立、同盾等涉套路贷被查,引发行业地震。10月,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详细规定了非法放贷的具体标准。按照这个标准,绝大多数的现金贷从业者都已违法。

这时刘少聪才真正意识到,在国内放贷的空间彻底被堵死了。而他和朋友们合伙的公司,产品没有上线,已经赔了将近400万。

东南亚残局

国内超高利率放贷“躺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但这个模式本身能够运作下去就依然很赚钱。对于没有技术、流量、资本的小团队,要想继续靠放贷赚钱,只能离开中国,去海外寻找新的市场,即现金贷出海。

出海不是新鲜事。早在2016年,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就开始进军东南亚,试图抓住被称为“五年前的中国”的广阔市场,再造一批东南亚的BAT、TMD。那时的中国,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经见顶,增长不再疯狂。

到2018年,受制于国内监管,大批现金贷公司也开始出海东南亚,其中以人口最多的印尼最为火热。大批考察团从北京、上海、杭州飞往印尼的雅加达、越南的胡志明,以及菲律宾、柬埔寨等地,系统商、法律顾问和金融牌照掮客也纷纷聚集。有的牌照中介甚至称在和某个国家元首的助理合作,以吸引中国的现金贷公司前去落地。

在疯狂的景象之外,一些业内人士也表现出担忧。他们担心这些出海的中国现金贷公司,再一次因为贪婪和疯狂将东南亚又搞得一地鸡毛。果不其然,这种担忧在2019年成为现实。

就像中国现金贷由盛转衰的导火索是大学生因无力还网贷自杀一样,印尼的现金贷行业经过近两年的无序发展后,在2019年2月也出现了一起出租车司机因无力还网贷自杀的事件。之后,印尼金融服务监管局宣布封杀231家非法P2P借贷平台。据彭博社报道,仅在2019年1-8月,印尼金融服务监管局就关闭了826家无牌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其中就包括大量中国出海的现金贷公司。

不仅如此,监管加紧后,现金贷的逾期率也开始攀升。很多借款人看到政府对现金贷的严管,抱有侥幸心理决定不还款。据在印尼放贷的一位中国从业者对志象网所说,印尼现金贷行业在今年8月份的平均坏账率达到了15%。

虽然了解这些情况,刘少聪还是对印尼抱有一些幻想,想通过实地考察看印尼是否真的不再适合放贷。他11月下旬在雅加达待了四天,考察的结果是,一些现金贷公司的回款率只有40%。更重要的是,印尼的“盘子太小了,就只能做一两百万,多了做不了。”刘少聪告诉投中网,这意味着,现在小团队去印尼放贷,不仅很难赚钱,甚至还要亏钱。

整个东南亚地区,印尼人口最多,其他诸如泰国、缅甸、菲律宾等地的市场太小,监管也在趋严。这种情况下,东南亚放贷受阻,人们开始将目光投向印度。

要通过现金贷赚取暴利,首先市场人口基数要大,这样放贷的规模才能更高,利润自然也会高;其次是当地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率要足够,线上放贷不需要见到人,所以信息的获取、风控等都需要用户的数据来做支撑。

最重要的是,当地的法律对于贷款利率不能限制在低水平。国内放贷空间被堵死,最大原因就是监管规定贷款实际年化利率不能超过36%,超过即违法。而若想在36%利率下赚钱,小团队已没有空间,市场成为持牌金融机构和蚂蚁金服、腾讯等巨头的地盘。

印度则刚好具备了这些条件。

尼尔森和印度互联网与移动协会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印度互联网月活用户达4.51亿人,仅次于中国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市场。根据《APUS:2018印度互联网金融报告》,印度智能手机用户数为3亿,占总人口的渗透率为23%,高于印尼的21%。此外,相比于中国,印度的人口结构要年轻许多,0-24岁人口占比45%,中国为30%。而年轻群体正是网络借贷的主力军。

这成为印度对中国出海群体的第一大吸引力。

而在印度放贷,目前法律针对NBFC(非银行金融公司)的贷款年化利率并未明确,行业默认的上限是48%。但平台可以通过设置服务费、支付费等利息以外的费用,能将实际贷款利率增加到300%-400%,和2017年现金贷在中国巅峰时期的利率水平相当。

点击前往【百度热搜】查看详细

标签: 雷军 印度放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ianhuiol.com/jinrong/557.html